選擇、夢想與快樂

 

首先我想向大家提三個問題:一個是,今年你只有24歲,被美國斯坦福大學錄取,然后在俄勒岡州立大學讀碩士,靜下心來考慮你的未來時,你會選擇將來在什么地方工作?

第二個問題,你被美國最著名的萬國拖拉機公司、德國奔馳公司聘為設計工程師,你有車有房,幾年后你可能成為這個行業世界最著名的專家,你還會有跳槽的心思嗎?

第三個問題,有人告訴你,有一個地方,沒有工廠,沒有工人,沒有圖紙,沒有熱水澡,不知道什么工資待遇,更重要的是,你可能很難為父母盡孝,甚至一輩子見不到父母,你還會去嗎?

你們怎么回答?可能大家覺得這根本就不算什么問題,甚至認為是白癡問題,但今天我演講,就是想告訴大家,有一個人,他選擇,離開萬國公司,離開奔馳公司,回到中國正在籌建的第一個拖拉機制造廠。

這個人,就是今年已經92歲的中國一拖副總工程師劉壽蔭。

1948年底,24歲的劉壽蔭從南京中央大學畢業后順利考進了美國斯坦福大學攻讀碩士,兩個學期之后,由于他和父母失去聯系沒有了經濟來源,他來到能夠為他提供全額獎學金的俄勒岡州立大學。即將畢業的時候,他接到了母親的來信,知道全家去了臺灣。

這封信讓劉壽蔭放下了一直揪著的心,接到媽媽來信的那個晚上,劉壽蔭坐在桌子前給媽媽回信,他說畢業后不想留在美國,也不想回到臺灣,他想回到祖國大陸,想改變家鄉“二牛抬杠”的耕作方式,想讓中國用上最先進的拖拉機。

隨后劉壽蔭加緊策劃回國事宜,但這個時候,朝鮮戰爭爆發了,美國政府一紙禁令,不許在美境內的中國科技人員回到“紅色中國”,否則處以5000美元的罰款或者年的監禁。

無奈之下,劉壽蔭來到美國大名鼎鼎的萬國拖拉機公司,一邊擔任新產品部的設計工程師,一邊等待回國的機會。

等待的每一天都是難熬的,直到1955年,為了換回朝鮮戰場上的戰俘,劉壽蔭接到美國移民局可以回國的通知。

那一夜,劉壽蔭激動得無法入睡,同時也有點犯愁,中美沒有空中航線,從美國到中國必須坐船經日本中轉。日本只承認國民黨政府,如果從日本中轉,他幾乎“沒有懸念”被勒令去臺灣。

當然,臺灣有自己的爸爸、媽媽,作為人子,他已經年沒有見到父母了。但如果去了臺灣,讓中國用上最先進拖拉機的夢想,就會成為他終身的遺憾。

思忖良久,劉壽蔭決定繞道歐洲,“曲線回國”。

劉壽蔭給西德奔馳公司寄去簡歷,沒過多久,奔馳公司邀請他到位于斯圖加特的重型和農機制造廠擔任工程師,劉壽蔭特意把合同期只定為最短的年。

這一年,劉壽蔭不斷到柏林墻附近踩點,他發現一個對他非常重要的現象,在柏林墻上方,東西德劍拔弩張,但在地鐵里,他們可以互相到對方的城市訪親探友,除了少數幾個便衣外,氣氛平和,這個意外的發現讓劉壽蔭喜出望外。

1956年9月,劉壽蔭登上柏林去往莫斯科的火車,然后再到中國,抵達滿洲里火車站的時候,天空飄著小雨,就在走下火車的一瞬間,劉壽蔭看到了高高飄揚的鮮艷的五星紅旗,就是那一剎那,他的眼淚禁不住刷刷地流了下來!

整整五年,劉壽蔭一直在忙活一件事,回國,從美國到西德,從柏林到莫斯科再到北京,這是艱難的回歸,也是及時的回歸。

他回來的時候,大批蘇聯專家正在或者準備撤出中國,拖拉機制造方面的人才極其短缺。在洛陽,劉壽蔭帶著新婚不久的妻子和“東方紅”如愿牽手,這一牽,就再也沒有松開過。

在以后的幾十年里,劉壽蔭先后主持或參與設計制造了我國第一臺手扶拖拉機、第一臺輪式拖拉機、第一臺壓路機、第一臺軍用越野汽車等產品,在糧食短缺的年代,“東方紅”拖拉機完成了中國60%的機耕地作業,“東方紅”成為農機化的代名詞。

作為貢獻卓越的專家,劉壽蔭和其他專家一起,將中國和發達國家的農業裝備制造水平拉近了至少50年。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國家,從來沒有提過特殊的要求,他沒拿過年薪,19xx年退休時,工資單是xxx元,他的住房只有兩間,盡管1951年在美國已經開上雪弗萊轎車,但在一拖,他的代步工具一直是一輛自行車。

他內心唯一的痛,是父母。1960年,當他克服重重困難、滿懷喜悅到臺灣探親時,他沒有見到自己的父母,這一次,老人不是搬家了,而是永遠離開了他,他見到的,只是兩位老人的遺像。遺像上,父親、母親用溫和的目光看著他,那一刻,劉壽蔭失聲痛哭

這次演講之前,我有幸去拜訪劉壽蔭夫婦,劉老今年92歲,依然精神矍鑠。我問他,如果你留在美國,如果你留在奔馳公司,或者你回到臺灣,一定是另外一種人生。

劉壽蔭說,沒有比現在更好的人生,他和同事們設計了各種拖拉機,中國人開上了他們設計的拖拉機。工作生活的條件是不好,但正是因為不好,他才選擇回國,選擇改變。他從來沒有覺得艱苦,他覺得很幸福。

各位聽眾,各位大眾評委,今年是中國一拖建廠60周年,也是中國農機化事業60周年,感謝劉壽蔭,感謝和劉壽蔭一樣的中國一拖創業時期的科研工作者。

因為他們,現在我們才能收購法國先進的農機制造廠,才能把東方紅拖拉機賣到世界各個角落;

因為他們,現在我們才能生產動力換檔拖拉機,我們的制造水平才能夠和世界同步;

因為他們,現在我們才能夠向用戶提供成套解決方案,中國的農業機械化水平才會節節攀高。

祝劉老健康長壽,幸福永遠。

 

    京ICP備:05005561   京公網安備:110401300041號   版權所有:中國機械色綜合天天綜合網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丹棱街3號國機大廈  郵編:100080